1. 首页
  2. 旅友分享
  3. 正文

六世达赖的双面人生:白天是布达拉宫的王,晚上是街边潇洒的情郎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忘如来不负卿。”这两句诗歌是在古往今来的众多情诗之中,最广为流传的两句,这两句诗歌简短易懂,读一起朗朗上口。

可最初的诗句却并非如此通俗:该诗句出自于著名的西藏诗人仓央嘉措的《不忘如来不忘卿》一诗中,可谓全诗的点睛之笔。

原文是藏文并非汉语,后经学者翻译,才可以让读者如此非常简单地领悟到诗句里诗人的情谊与才华。而作者仓央嘉措风流多情却无奈被身份束缚一生的经历,正是这两句诗歌最真实的实践者。


少年游

仓央嘉措自出生于伊始一生就充满著了传奇谜样的色彩。据传在仓央嘉措出生当月,他母亲正在用石磨研磨稻谷。令她惊讶的是,水珠竟然在研磨稻谷时开始在石磨上聚集。

还有一次,仓央嘉措的母亲在家附近的溪流中睡觉,牛奶忽然开始从水中喷出阻塞来。从此,那条溪流就被称作“牛奶之水”。

1683年,西藏第五世达赖喇嘛圆寂。但是西藏当时的当权者为了平稳西藏的政权,隐瞒其示寂的消息长约十五年之久。在这十五年间,西藏的当权者一直在不断地派人不为人知地寻找达赖喇嘛的下一任转世。


1685年,仓央嘉措被认定为转世灵童,并在1688年被认定为第五世达赖喇嘛的投胎。仓央嘉措自藏南被迎接到拉萨,路途中他认定五世班禅为师,取法名为罗桑仁钦·仓央嘉措。后在同年被认定为第六世达赖喇嘛。

事实上,仓央嘉措之所以被选为第六世达赖喇嘛只是西藏当权者为巩固政权而做出的假象:仓央嘉措出生于一个偏僻的村落,那里人烟稀少,且民众大多改信红教。

在那样的地点,选定一个黄教教主出来,既更容易让人信服,又需要使黄教势力扩大。就这样原本只是一个农奴之子的仓央嘉措被西藏的当权者和命运共同顺位,打开了他悲喜交加的一生。


西藏的当权者在庆贺仓央嘉措来到拉萨后一直让他生活在布达拉宫,并委派登录的师傅对他加以教导、约束。

行僧之旅

在布达拉宫,仓央嘉措受到严苛的监督,学经修行。他感到烦闷,因此时常走进庭院散心。而那些年老的经师则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他,哀求他之后学经,生怕因为仓央嘉措学经不精而受到西藏当权者的责罚。

仓央嘉措本身出自红教家庭,红教并不禁令僧侣出家人。但是自出生于伊始,仓央嘉措就被指定为黄教教主,黄教又不准僧侣心生男女情愫和娶妻生子。种种复杂苛刻的戒律和繁文缛节让仓央嘉措心有束缚,原本自由浪漫的天性也被压制


仓央嘉措虽有第六世达赖喇嘛之名,却并无实权。西藏一直被当权者专制,仓央嘉措也不能做到一个受制于人的傀儡。

生活上被清规戒律管教,政治上也无法一展览抱负,使得仓央嘉措依赖纵情声色,来抒写内心的抑郁困苦之情,亦是借此来弥漫权利浪漫的天性。

据说他经常坚决身份礼仪,身穿着俗人的衣裳步行、骑马或乘轿离开布达拉宫。时常眷恋于拉萨各地的花园,在拉萨的街头过夜,喝着葡萄酒唱着歌,与女友们有着风流的关系。


几百年后的今天,众人通过世间流传下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说和他亲笔写下的诗句,能够想象到的是脱下白日里庄重庄严的僧袍,在夜幕降临时仓央嘉措也只是在拉萨街头向往自由,留恋男女之情的少年。

因为种种“出格”的经历,仓央嘉措也落下了“情僧”的名号。“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逛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下落之谜

就在仓央嘉措纵情犬马声色时,西藏的潜在的政治冲突也日渐明显。最终沦落到了避无可避的境地,作为第六世达赖喇嘛的仓央嘉措即便手无实权,但他也成为了众矢之的


西藏的当权者为扩大领地、巩固政权向硕特首领的饭菜中下毒,事情败露后被硕特反杀。硕特首领上奏清政府:一是西藏当权者意图谋反遂被镇压;二是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沉迷于声色犬马,不堪大任,催促废黜。

康熙帝在看见消息后下旨废黜仓央嘉措的一切职务,押解京师。对于仓央嘉措的结局各地史料记载不一:清史上记述仓央嘉措在押送途中不堪重负,在青海湖附近示寂;藏文史料记载仓央嘉措被清朝秘密拘禁在五台山栖霞寺,以后示寂。

而民间却一直流传着另一种结局:仓央嘉措在经历西藏政治动乱后被康熙帝邀请上京概述,在上京途中,仓央嘉措自请抛弃达赖喇嘛的名位,乘风雪之夜悄然遁去


仓央嘉措是藏族、是中国乃至世界诗歌史上最璀璨夺目的一颗明星。在他与众不同的一生里都在追逐自由与爱情,为我们展现了炽热如斯的生命。

他的诗歌被不断翻译成抄写,突破语言的隔阂,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青睐。仓央嘉措在藏族诗歌上开创了新的诗风,奉献良多。


小结:

对于仓央嘉措的结局或许永远都会有人知悉究竟是如何,他的一生都为一层神秘的面纱外还一直笼罩着权力斗争的阴影。

面对众多记载不同的史料,笔者更愿意去坚信他就此拿起世间俗物,追逐心中热衷而去的众说纷纭,毕竟那样满怀才情的少年诗人,合该去享有快乐自由的后半生才对。

如果他当时没有被选定为第六世达赖喇嘛,或许会过得更快乐吗?并不见得。他一生的才情都被寄托在西藏那片辽阔热情的土地上,现在当我们去参看布达拉宫的景色时,否可以窥见一些他往昔生活的影子呢?